研究交流 >>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公告 > 研究交流 > 正文

白话谢灵运十二篇短赋

更新时间:2018-06-11 15:11:04点击次数:1678次

怨晓月赋

初卧洞房啊是何等的喜悦,吹息光华夺目的红烛啊玩赏拂晓的明月。昨晚正是三五一十五日啊月儿浑圆,今夜乃二八一十六日啊月将残缺。飞红的云彩象撩起的衣服啊浮光闪耀,光明伸展普照啊显得特别的明亮洁白。殿堂上经过涂饰的地面和台阶啊象镜子一样光亮,房间和窗棂啊都象水清见底一样透明。

罗浮山赋

客居他乡之夜梦见春秋时期吴邑延陵的茅山,它屹立在京城金陵的东南方向。天亮后碰巧获得一部道教的《洞经》,其中记载有关于罗浮山的事情。这本道家诵经乐章说茅山在洞庭湖的湖口,南通罗浮山,正好与梦中所思相一致,于是有感而作《罗浮山赋》并序:

其中汉朝茅盈、茅固、茅衷三兄弟修道成仙之说,关于三茅真君羽化过程阐述很详细。说得有根有据好象并非无端揣测,更不是简单乱诌令愁闲不安的欺骗。四方十大洞天除此有九,此处的“朱明耀真天”为其中第七。这里就是在深夜里也能采纳亮光,使幽暗的环境如同明朗的白昼。所说“朱明”是向阳的住所,而“耀真”是阴凉的居室。洞中的玲珑通道,如同海神海靈的都城大道。对这样的仙境容易所产生依依不舍的离别情怀,请原諒我已深深思念这东江北岸的罗浮仙山。在长夜中作了如此刻骨铭心的美夢,好比乘坐竹木小筏随波逐流。微波荡漾间从小岛屿身边掠过,水流汇合处聚然腾蛟起龙。打开充满兰香芬芳的船舱在水边过夜,支撑起桂木制作的手杖在山岭之间自由自在地游览。

岭表赋

看见岭南兴安灵渠等五大水渠一齐向东方倾泻,目睹珠江、韩江、漠阳江、鉴江等六大河流向南海奔驰,是谁在调度它们向充满灵怪异物的大海转运,又骒哪一个石洞让它们永远回归。

山峦象秦汉帝王陵墓一样连绵不断,内外之间错纵分离而相互阻隔,地底下并没有潜藏的地下河流,地上面也没有丝毫平坦的踪迹,麋獐和野兔朝着山脊匆匆回跑,飞鸿和大雁望着山峰在侧翻着翅膀。既攀登上高峰又下坡赴山麓从而迈步在这崎岖硗薄的地方,于是升起和降落在田塍地界。环顾后面的道路通往大山岭倾斜的小山上,眺望前面的条石台阶伸向悬崖峭壁。远看清晨的云彩在拥抱山岫,聆听晚上的流水在入注深涧。遍地的石头星罗棋布,怪异荒诞的山势在空中横跨。这里不是山峦也不是高地,却如同楼台又如同皇家宫阙。云彩斑斓似锦如绣,明亮洁白得如同一轮皓月。松萝的藤蔓攀附在绝壁之上,苔藓地衣却分外的流畅、滑溜。

长溪赋

话说长溪之水宛如名叫“给绿”的美玉,因其杂质被沉淀而显得格外清澈,湍急的溪水从沙石上流过,如同飘动的白色绸带,还溅起千姿百态的浪花。欢畅的流水声好象飞扬的合音琴声,被风吹而泛起的波纹恰似那散朗的佛經梵音。开始象明镜一样一清见底的晶莹白玉,最终却变成堆积在岸边的一滩散沙。

孝感赋

在湖南浏阳高平楊潭高擎桅杆扬起风帆,将一闭一睁的目光投向那南方广阔炎热地区。在通往安徽庐江的遥远水路上,驶出鄱阳湖后航船缓缓向南方航行。时逢冬季的首月节尾,如初升的太阳宣告新年姗姗来临。离别家乡时不由得眷恋起故土,在時令变化之际又将依依不舍那刚刚过去的季节。挂念祖宗的坟墓而时时牵挂心间,回忆起故乡桑梓又常常潸然泪下。三国江夏孟宗“哭竹生笋”,真的在积雪覆盖的泥土中长出了母亲爱吃的冬笋;西晋琅琊王祥“卧冰求鲤”,裸卧冰上所溶化开的窟窿中果然跃出两条本想孝敬继母朱氏的鲤鱼。收割可提取芳香油的香葇草茎叶以拯救枯树,在河流中掀起春水波澜以解冻驱寒。如同关怀照顾百姓子民一样小心奕奕地关心老人的衣服是否狭小,,为感谢记得明白清楚的别人恩典而神思敏捷。拥有美丽的长河并不随心所欲,曾经遥远的情感岂能把过去忘得干干净净。

归途赋

过去擅长写文章的士人,多半爱作旅行赋,或欣喜于从政以观察国情,或恐惧在被斥责后的谪放迁徙,或在封地政区向天子作述职报告,或上奏戎马生涯沙场战阵的羁旅行役情况。事情的发生往往是由于外部因素起了作用,但是兴趣一旦激发就身不由己了,虽然具有高超的才能可以作种种推导,但要真正畅舒心怀也未必能完全愜意,今天自知之明而急流勇退,转身回到那野草丛生的积水低洼之地做一介平民,由于经历了漫长的路途劳顿和所遭逢的跌宕时运,今根据发自于内心的感想,作赋如下:

承蒙上百代祖先为后辈所积下的洪福荫庇,有幸遇上这千载难逢的优厚恩典,并不是说四通八达的康庄大道难于践行,请原谅我举半步也是感到那样容易受到局限,经历严寒和酷暑之后知晓这是必要的推移和变换。因眷恋遥远的故乡桑梓,于是果断地在这边远危城解脱官宦头上的冠簪和士大夫束腰的绅带,重新穿戴上平民的褐衣和头巾,回到那贤者隐居的空旷幽深山谷,以实现回归日期的原有直言,从而获得心中常常的思念和所想的快樂。

于是让船夫置办行装作必要的准备,先将船舶停泊在江河的港湾,再通过观察鸟雀的动向来辨别来日的风向和大小,再通过眺望远处的风景来确定航线,尔后背离大海面朝溪涧逆流航行,乘载着潮汐依傍着山峦,凄凄相送的闷闷归去,依依告别的落落回还。时值金秋之末,天空虽然好象更高了而万物却开始衰落,云朵升腾时大雁亦向南飞翔,寒霜的下降使草木开始枯萎。丢下阴凉的熟悉的河岸,离别朝阳盛开而下垂的花朵,树林中的秋叶随风飘落,秋水如同明镜一样映照着月亮而饱含光辉。

从浙江瓯江中下游青田弯曲的水中陆洲出发,在本县船寮白岸的空亭作短暂逗留,逶迤迂远的水路显出怪形异状,山峰侧面和背面分别在水中投下各种变了形的倒影,于是停下船只打算作长期羁留,籍以搜索黄帝夏官缙云从事各种活动所遗留下的痕迹。荡漾在这百里之长的清水潭中,可看见千仞之高的独立巨石,它历经了古今以来岁月而长久存在,也能经受得住盛旺和衰落的考验也的确不容易。

感时赋

行即将消逝的事物应有所感觉,有生命的生物大体所同,进入暮年将从心中产生深深的悲凉,随时都害怕这一天来得太快,岂能容易忘怀而不放在心上,于是乃作此赋。亲自体验或体会一下人或动物到时将如何罢休,怜恤那时光的消逝于失之交臂中而无所谓賒欠。可以揣测一下八十岁老寿星或许也觉得时光过得太快,遥指所谓太阳没落的地方——的甘肃天水崦嵫山在长江支流的裕溪河支流的西河。对照一下自己能亲身经历上寿、中寿、下寿所谓“三寿”的话,将忧伤那虚度年华蹉跎岁月,象杜鹃一样发出的窸窸鸣叫。酌取芬芳是本能所及,自古鲜有的长寿灵芝“仙草”频频吐蕾、开花,临近早晨的露水如何这样短促。虽然人们发出这种感叹声有早有迟,但是可谅解的是大暮长夜对每个人都是同等的待遇。

伤己赋

嗟乎,春秋时期楚国人卞和擅长鉴赏珍贵玉璞而在荆山得到的价值连城的“和氏璧”,春秋时期第一个被称作伯乐的孙阳则善于鉴别骏马如日行千里的“千里马”。他们的珍宝和骏马都将是遗留及于后世之爱,这样简单的事情完全可以猜测得到。有幸得到如此前所未有的深厚恩惠,乃是君子遇到了格外的眷顾。遥想流逝的光阴已经骤然过去,目睹那芳菲的春天又刚刚开始。开始羡慕万物陶醉于春天的温馨,终于却是感叹自己岁月渐渐逝去。憔悴的容貌正表现了衰弱的形象,意志消沉则表示有苦恼常萦于心。钻出温柔之乡去乘车出行,躲在四周有帷帐车中远远地从上朝下观看。望见檐下的走廊周流六虚的阴阳刚柔,眺望那深闺宛如清凉树阴的恩泽。回想过去的事迹虽然如同苍灰色,但又欣赏那十分动听的和声音乐仍然不绝于耳。能散发芬芳的香气就不必再用火再去熏什么香料,打开了明鏡也不需要刻意去映照。《诗经·小雅》中的《白华》歌曲为人间之绝唱,曹植的《蒲生》诗词将演奏出节奏急促的曲调。

逸民赋

(上缺)至于上天是把人和物放在一边不用还是充分发挥其作用,其出现如同游动的蛟龙,其潜伏则如同隱藏的鳳凰。来无所谓从何处来,去无所谓到何处去,有美酒则起舞,无美酒则清醒,既不明白也不糊涂,既不愚昧也不擅长。蕭條冷落于秋季开始,葳蕤繁盛在春天中期,演奏古琴在明月之下,自酌美酒于和风之中。驾御清风奔走在遥远的道路之上,拂拭白云而高高飞扬,以指引环宇为期待,观望于身外而远远伫立。

入道至人赋

大彻大悟的那些超凡脱俗而达到无我境界而有名望的人,出家入道而坚守真谛,疏远了聪明而削弱了睿智,隐藏起肢体以逃逸那身誉浮名,于是选择了居所在千仞高的山上。这里左右都是悬崖峭壁,幽静的庭院也虚渺至极,荒凉的帐帏如同烟雾,水流纵横交错而冲触着岩石,日光长短参差于云雾之中。飞扬其卓越见识又如高屋建瓴,凝积那氤氲的烟云已变成奇峰。推论出圆天方地本属于同一个对立统一体,联横四海于同一个中心,天地之道的貞觀者超越了尘埃一样渺小的境界,何等必潇洒于此光明锦绣的衣冠。

中辞禄赋

享受皇上的赏赐可并延及于后代的深厚恩泽,在弱冠年龄就获得了如此大德深恩,承蒙圣上无微不至的眷念照顾,趁着空闲并深深地满足了虚荣心的需要。虽然象戴上了马嘴上拴着缰绳的嚼鑣和笼头一样颇俱名声,但永恒随身的奖励也将一刻也没有休上。在城中就解下了玉龟纽官印,重新穿上粗布衣服回到自己的家乡。决定人事可在一朝一夕之间,而与世间的万物却似乎永久隔绝。自己系上约束自己的红色丝绳,正是才十八岁的那年,曾佩带簪缨而行走在朝廷两宫之间,执教鞭持朝笏于宰相藩帅左右。

江妃赋

真情招唤那倩魂光临以互赠信物表示爱情的忠贞不渝,洛水女神宓妃正怀着清雅美好的情思,延续往日的倾诉陈述,尽情地表露那自古以来最美丽可爱的妩媚。亦如今日的相互逢迎,迈步于前世注定的灵感异想。弱小腰肢隐约显出轻微玉骨,鲜红衣服衬托洁白牙齿。凝视之间其神采飞扬,乳白皮肤的肌理非常细润,纤姿弱态而仪态万方。衣着并非平常款式,欢笑或顰眉本自相宜,豪华和朴素也恰到好处,好象初升的月亮隐没于山坳之后,又如太阳落下时的余辉映照小岛嶼,收拾晚霞是在敛容正色,回旋狂风将拂过水中小绿洲。每当情驰神往的清晨黄昏,亦是语言难于表达的美好相遇,暗送秋波相与表白,投以眼神或脸色传递的都是内心的感情。赞叹与佳人的不平常际遇,眺望云霄天际而不由自言自语。惟惧怕愛情的发展会遥遥无期,于是长时间地佇立以抑止倾心的思念。

刘晨和阮肇在浙江天台山采药所遇上的二位仙娥,以及古称宫亭湖的江西鄱阳湖上的二个美女,穿的都是能传递神情的绿色衣袖,以及能显现体态的紫色衣裳。或展翅于淩云的九霄,或潜泳在大海之下,万里之遥却可片刻抵达,时间短暂得好象没有变化。事情虽然是通过借喻来说说世间万物,心情却常常觉得无法相待。光顾那湘江两岸分立的峦岫,蒼翠的浓荫延长了人们的深情,隔离的是山川里里外外,判别的是天地的沉沉浮浮,继承那往日美好的约会,贮藏起今日更新的相好时光。大胆去拜访曾于汉皋台下遇到过两位神女的郑交甫,就可知晓这些传说是否值得相信。象兰花香味一样的话音尚未倾吐,美丽的脸蛋却象太阳一样容光焕发。留下她斜视时快要溢出的照人光彩,芳菲装满了她那飘动的衣袖。飞驶着的云彩象骏马一样络驿不绝,驾驶那有帷盖的輜车在同一个地方徘徊,高擎起旌旗逶迤前进,演奏的管乐却显得隐隐约约。真担心这一分将成为永别,到那时只能瞄着遥远的天空说一声永远的久违。

(编辑:xlyyz)